【校友故事】甯北辰的故事

 

【晨曦會.苗栗】

北辰——北極星,原本應安若盤石、屹立不搖,卻成了失速脫軌的星辰。

十月的秋颱,急風中,驟雨裡,半昏半醒的甯北辰向前狂奔著!似乎有所去向,卻又不知何往。

他只想逃,逃離過去三天棲身的晨曦會,逃離什麼讀經、禱告的單調生活,逃離沒有白粉的日子。

白粉——海洛因,過去八年來與他朝夕相伴,他早已對之依賴成性;儘管海洛因已腐蝕他的外貎身形、侵吞他的金錢與青春、催殘他的家庭與婚姻,⋯⋯他卻不能一日無它。

這次,操碎了心、篤信佛教的母親竟然找來基督教的牧師安排他到晨曦會,他看在能免費戒毒的份上同意了。哪知三天下來,戒斷的後遺症:上吐下瀉、失眠、疼痛、坐立難安、忽冷忽熱、⋯⋯不斷騷擾,甚至控制著他,身心的痛苦,令他求生不能、求死不得,在煩亂痛苦中他想:不行了!不行了!一定要逃出晨曦會,搞到一包白粉才行!

「北辰!北辰!」呼嘯的風聲中傳來一聲聲像慈父般的叫喚:「不要走!不要走!」

他回頭看,原來是過去三天照顧他的晨曦會的黃寶輝。寶輝追趕出來,一路搜尋,終於找到並攔住他了!

「你放開我,讓我走!」他狂亂的抗拒著、叫罵著,二個大男人在開始了一番拉扯。

「北辰,留下來!⋯⋯我給你跪下,你回來⋯⋯」和他一般高大的寶輝說罷竟然真的雙膝著地,噗通一聲,跪了下來。

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一幕,他昏沈的腦袋更加錯愕:這個素昩平生的大男人,怎麼如此不顧形象,在馬路邊上對著不堪的自己下跪?

「北辰,留下來,再忍耐一下,你一定可以成功的!」颱風風勢轉強,嚎叫的風聲掩不住寶輝一聲聲殷切地的召喚:「我拜託你留下來,我求你⋯⋯」

俯身看著這個來自晨曦會、陌生卻又真切的面龐,一向吃軟不吃硬的他停住了揮舞的雙拳、吞下了口裡迸出的三字經叫罵,⋯⋯;秋風驟雨更加猛烈,然而他內裡卻有一股順從的寧靜昇起。

寶輝站起來,攙著默然不語的他,風雨交加中,二人回到苗栗戒毒村,他再度住進「新人房」⋯⋯。

 

【浸神.台北】

室友阿全——耿全的鼾聲並不大,平日倒頭就睡的北辰此刻卻失眠了。夜已深,窗外,間歇性的機車聲呼嘯而過,往事卻如潮水一波波地洶湧而來。

離開「新人房」年餘了!靠著「福音戒毒」,海洛因的荼毒終於遠離,曾經屢戒屢敗的他深知走回吸毒打混的老路易如反掌,戒毒後的人生路怎麼走下去?看到晨曦會裡一樁樁翻轉的故事、一個個感人的生命,他決定了!要跟著寶輝牧師、劉民和牧師、⋯⋯他們的足跡走,以防再盪回老路、再走叉路。這條路上的路標立著二千多年前耶穌對使徒彼得說的:「回頭以後,要堅固你的弟兄。」(聖經路加福音22:32)

怎麼樣才能從被堅固的,成為堅固人?從被幫扶的,成為幫扶人的?「接受裝備,成為主耶穌的門徒!」這是他在晨曦會裡接受的教導。

和陽剛的弟兄們在戒毒村及晨㬢會門徒訓練中心接受三年的「門徒訓練」,八年後,他更進一步來到了截然不同的環境——座落在台北都會一隅的浸信會神學院(簡稱「浸神」)。像奔騰的野馬圈進了牧場,他是難以馴服的;也像移民他國的異鄉人,他有諸多水土不服。例如:浸信會神學不止像校園,更像古書裡描繪的書院;住在裡面接受知識的教育之外,還有晨禱、晚禱、早崇拜、⋯⋯等服從紀律的訓練,兼之灑掃庭廚等團隊合作的鍛練。

高中畢業就開始在江湖混的他早就將書本抛在千里之外,重拾課本,簡直像軟腳蝦扛千斤槓鈴,別說聖經的希臘文、希伯來文,單是英文就把他壓得倒地不起。所幸遇到優秀的室友,阿全有求必應,怎麼使用電腦、Word軟體、寫讀書心得、⋯⋯,阿全一一耐心傾囊相授。

應付不來英文、課程要求、寫報告,他放下羞怯自卑,跟神學院老師坦白求助,老師們不止有滿腹經綸,也有滿心慈憐,就這樣,他終於熬過四年書院式的磨練,這匹野馬漸漸被馴服成堪用的良馬。

最近,阿全一直跟他叨叨唸唸:「我就要畢業了,學生團契主席的工作沒人要接,換你接任吧!」他沒答應,心裡想著:學生團契主席,就是要義務承擔在校學生多如牛毛的大小事、協調執行學校各樣活動、⋯⋯,明擺著就是吃力不討好的差事;自己平日就不愛出頭,更遑論額外的工作責任了!

他更回懟阿全:「當團契主席?你是要害我嗎?我光是寫作業都要寫哭了,哪還能作什麼團契主席!能安安份份地把四年的書讀畢業就好了!別勸我啦!」

阿全沒再跟他提主席的事,今天晚上卻找了團契副主席作說客,這個怡如姊妹軟磨硬泡,說之以理,動之以情,在她一番曉以大義之後,好像自己不接任主席,就真對不起同學、師長、上帝;好像他不作團契主席,學生團契、甚至整個神學院就要停擺了!

怎麼辦呢?接任,那繁重的課業、忙碌的實習怎麼辦?不接,怎麼還報一個個貴人——阿全、同儕、師長的恩情呢?——這細微的掙扎正是他今夜輾轉反側的原因。

晨㬢會,救活了他這株原本奄奄一息、凋萎枯死的樹;這三年來,神學院的生活便是除蟲、滋養、修剪、⋯⋯,令他成材,長得更高聳挺拔。木成材,不是兀傲而立、孤芳自賞,得劈開築屋、燒盡烹鮮、得拿來用。

宿舍樓外,一個拔掉消音器的汽車引擎吼叫呼嘯而過,打破了夜的寧靜,被這焦躁刺耳的噪音驚了一下,他忽然思忖到:自己過往年歲從沒什麼建樹貢獻,不就像這台車,自以為爽樂快活、風風火火,實則是麻煩製造機,擾人清夢,害人不淺!——也許、也許上帝就要從團契主席的工作開始,讓他站出來、給出去,開始燃燒、開始貢獻⋯⋯。

北辰喃喃自語:「快睡吧!」

明天,他知道該怎麼回覆主席、副主席了。

 

【鄉福.嘉義鹿草】

嘉南平原一望無際的綠野平疇,星羅棋布著一個個村鎮聚落,像綠毯上鑲著的一顆顆珠玉。自1970年代始,台灣經濟政策轉為輕農重工,人們前義無反顧地抛下鄉村、擁抱城市,而隨著台灣工業化、城市化、少子化的人口趨勢,這些珠玉宛如塞在箱篋抽屜的角落,隨著歲月而泛黃蒙塵,成了被人遺忘輕忽的石子。

「基督教鄉村福音佈道團」(簡稱「鄉福」)是一群獨具眼光的基督徒,他們掇拾起一顆顆被遺忘的石子,輕輕呵護擦拭,欲藉基督福音,使珠玉重新綻放光輝;北辰和「副主席」就孜孜著力在其中一顆叫「鹿草」的珠玉上 。

浸神四年的鍛練,北辰得到了學識、品格、領導力、合作力、⋯⋯,他並出人意表地收穫了婚姻與賢妻。當年那位「說客」成功地說服了他接下學生團契主席的職務,他則成功地說服了她,作了他的愛妻;然後,她又成功地說服這匹馴良的好馬來到鹿草耕耘。

怡如和北辰分別於2010、2011自浸神畢業,並加入鄉福鹿草工作區。

「外人看來,是怡如嫁給了我,實則是我『嫁』給了怡如、『嫁』給了鄉福。」北辰笑談著這段奇妙的轉折:「我雖然沒有如原來的計劃回到晨曦會服事戒毒的弟兄,但現在每隔二週還是會到台南戒毒村去支援那裡的工作,為晨曦會盡上個人一點心力。」

「我們在鹿草這裡建立教會,生活雖然簡樸,但接觸到的年齡層和居民很廣,有兒童、青少年、單親、失功能的家庭、⋯⋯,挑戰很大,每次看到有人因為信耶穌而生命改變,例如:青少年從頹廢變長進,失婚的媽媽變堅強,⋯⋯我們就很得激勵,很喜樂!」怡如補述。

北辰的名字有其典故以及他父親的一片用心。

《論語》孔子說:「為政以德,譬如北辰,居其所而眾星共之。」意思是:治理國家要以德服人,就像北極星,安然穩定,得眾星圍繞。

這顆曾經失速脫軌的北極星,在福音大能及眾人愛的引導下,終於回到正軌;如今,它正以德、以愛、以信,熠熠閃耀在嘉南平原,給迷失的人指引一條希望之路。